北北咘

【维勇】维系之人(中)

森日aka:

12岁维X22岁勇
搞不懂LOFTER的排版,给跪了






维系之人(中)




 


收拾好后,两人一同来到雅科夫家。雅科夫正在整理一些物品,准备住院。


 


“所以,你想清楚了吗?胜生。” 勇利看了一眼维克托,后者朝他眨了眨眼,他握紧维克托的手说:“是的教练,我准备在您治疗的期间看护维克托。”


 


“啊,那太好了。”雅科夫叹了口气,看向维克托,“维恰,和胜生生活的时候不允许给人家添麻烦。” 


 


“知道了,雅科夫。”维克托上前,拥抱了他,“要赶快好起来啊。”


 


雅科夫表示这是养了这个小崽子三年第一次听到比较好的话。


 


他又看向勇利,对勇利叮嘱道:“你想要退役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不阻拦你。最后一年由莉莉娅陪你参赛,她主动要求的。” 


 


维克托在一旁惊讶,他突然攥紧了勇利的手,拉拉扯扯,说:“我还没看勇利滑冰!怎么能退役!”可他转而想了想,他不能干涉别人的人生,可是他至少也想看勇利滑冰。


 


“那……我这一年能不能跟着勇利参赛啊,我想陪着他!”维克托孩子气地嘟起了嘴。 勇利在感动之余还是反驳道:“维克托也有一些比赛吧!这一年不能跟着我参赛。”他何尝不想呢?但维克托的心意他是收到了。


 


雅科夫点点头说道:“可以的。维克托的首战教练不在,这会影响他的当场发挥和以后的赛事。莉莉娅可以带着维克托进场。”




“哦,天哪。”维克托再一次紧抱着雅科夫,“雅科夫你真棒。”




“行了,维恰。你只要不添乱就是给我最好的慰藉。”他其实还挺担心勇利的,维恰这个孩子可不好养啊。 




“还有你,胜生。”雅科夫的眼神瞬间锐利,“对得起我,就拿个金牌回来!”




“是!”勇利苦笑,不管什么时候,雅科夫都是这么强势啊。可勇利心中已经斗志昂扬。




告别了雅科夫,维克托和勇利走在回家的路上。勇利想了想问:“维克托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呢?”




“12月25日,怎么了?”维克托疑惑地问道。




勇利摇了摇头,对维克托笑道:“没什么。”其实心里已经开始了混战:天哪那不就是两个星期吗?维克托的生日啊!要准备什么礼物呢?要能代表我的欢迎的物品……




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的勇利还在心里暗搓搓地想,殊不知维克托在一旁看他看的起劲。看见勇利亮晶晶的眼睛,维克托笑得温柔,他以后要和这么可爱的人生活在一起,他可要努力啦,尽量不给勇利添麻烦。




后来的两个星期两人都在互相调整,生活需要平行,照顾维克托,练习,学习,一样都不能落下。好在的是维克托很听话,虽然有时候会任性的做出一些小孩子气的小动作,可勇利很高兴看到维克托这样,不知不觉小维克托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维克托会在勇利研究舞蹈时给他递一杯水,勇利每次会在维克托洗完澡后给他吹头发。




维克托的生日如期到来。料到这天会发生大事的维克托小心翼翼地盯着勇利,可长时间观察后发现勇利并无异样,维克托有些泄气。可他又找到了有趣的东西,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勇利换衣服。




今天勇利穿的是黑白高领毛衣,外面穿的是棕色的夹袄。他看见勇利头上的帽子,不禁想起了他和勇利的第一次见面。那是怎样温柔的抚慰,融化了他快要冰封的心。




“维克托,”软软的嗓音将维克托从神游中拉回,“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勇利去哪里?”维克托趴在沙发上,双手撑着脸颊,疑惑地问着勇利。




维克托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只可爱的小仓鼠,勇利按耐住想要抱一抱维克托的心情,回答他说:“就是……拿东西。”




还没等维克托问下一个问题,勇利就急冲冲地跑了出去。




天呐天呐!!!差点忍不住就告诉维克托了啊!勇利边走边想,不远处就能看见一个快递小哥站在那里。勇利过去签了字,拿了东西,道了声谢就走了。




看见勇利拿了一个盒子回来,维克托没有多问。他看见勇利脱了外套,径直走向厨房。




“今天我要做我最喜欢吃的东西,炸猪排盖饭。”像是想到了什么,勇利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维克托看见了气鼓鼓的,想要一探那个让勇利露出这种表情的物品的真面目。




勇利有条不紊地做好了猪排饭,然后叫维克托来吃晚饭。维克托走近,看见了猪排饭,顿时知道了勇利迷恋它的原因。猪排被切成条状,油炸后泛着金光,粒粒饱满的米饭如同出生的婴儿般白洁喷香,鸡蛋的汁液将一切裹在一张透明的薄膜里,最上面是几颗绿色的豌豆,在这盘荤菜里如同点睛之笔。




“Amazing!”维克托张着心型嘴赞叹着,“好香啊!勇利好厉害!”




被夸得脸红的勇利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说道:“嗯,我做的猪排饭不是最好的,我妈妈做的最好吃。”




“勇利的妈妈?”




“我父母和我的姐姐都居住在日本,长谷津,一个小镇,我们家是开温泉旅店的。”




这是维克托第一次听到勇利谈论自己的家人,他兴致勃勃地开口:“温泉?!我想去!”




看见维克托可爱的样子,勇利忍俊不禁道:“有机会一定带你去。现在先吃吧,看看味道怎么样。”




之后维克托就被笼罩在猪排饭之神的光辉之下,“好吃!这是神的食物吗?”一边说还不忘扒一口饭,维克托沉浸在美食中,一颗米粒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贴在了维克托的嘴角。




看见维克托吃得开心,勇利暖色的眸子不禁柔软下来,温柔得如同好像可以拧出水来。维克托微微抬头就看见了勇利温柔的看着自己,心中不禁一悸。




上帝啊,这是天使吗!




勇利却毫无意识,因为他的注意力被维克托嘴角的饭粒吸引了。不受控制的,勇利伸出手,将维克托嘴角的饭粒抹去,塞在了自己的嘴里。




反应过来的两人愣了愣,瞬间满脸通红,勇利迅速低下头,双手不自然的摩擦着。




“浪费食物是不好的……”憋了半天的勇利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弄得维克托哭笑不得,他的代理监护人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想完后伸手摸了摸自己发热的脸颊,心想: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可没资格说别人。




独自害羞内心挣扎了半天的勇利过了好久才想起自己今天的使命,在维克托的碗快要见底的时候说:




“今天是维克托的生日,我准备了一些礼物。”




维克托惊讶地抬头,看着勇利,眼里亮晶晶的。




我就说勇利肯定会给我惊喜的!




勇利把那个盒子拿过来,打开是一部手机。“因为以后可能没多少时间呆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事或者需要我的时候就联系我。”勇利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蓝色的发绳。




“我很喜欢维克托的长发,所以不自觉就买了这根绳子。”




维克托兴致勃勃地看着勇利不好意思地拿出礼物,心中发出了少女般的尖叫。正当维克托要抱住勇利表达自己的感谢时,门铃响了。他看见勇利走过去看门,嘴里还念叨着:“啊,时间正好。”




伴随开门的声音,狗的叫声随之而来,“汪汪汪!”维克托赶紧跑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大型的贵宾犬,趴在勇利的身上,毛茸茸的棕色毛发和黑溜溜的豆豆眼搭配可爱极了。




勇利拦住了想要舔自己脸的贵宾,笑着对维克托说:“怕你一个人无聊,就添加一个家庭成员。”




维克托感觉这些惊喜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控制着语气说:“……它叫什么名字?”




“马卡钦!”勇利说,被点名的狗狗配合的叫了一声。




维克托觉得这三个音从勇利嘴里发出来如同来自天堂的赞歌。他从不知道还有这么可爱的三个音。




看见维克托呆在原地,脸上带着一丝绯红,勇利问:“维克托不喜欢贵宾犬吗?”




他看见勇利现在的眼神和马卡钦一样可怜兮兮的,维克托的心脏又中了一剑。




“不!”维克托大声反驳,跑过去抱住了一人一狗,马卡钦很乖巧的把另一只爪子搭在了维克托身上,回过神来的勇利也抱住了维克托。




“我……我从来没有过过这么开心的生日。”维克托的声音激动又带有一丝哽咽,他用力吸着勇利身上清爽的气息,带着一丝温暖。




“谢谢你,勇利。”维克托抬头,眼睛湿漉漉的,但没哭出来,“真的谢谢你。”




“还有你,马卡钦。”马卡钦吐了吐舌头。




维克托蔚蓝的眼睛雾蒙蒙的,勇利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最后舍不得地离开。维克托也失望的感受到温柔触感的离开。




“好啦,”勇利拍了拍马卡钦的头,“马卡钦大宝贝可能饿了,喂食的事情就交给维克托!”




“好狡猾!勇利!”维克托嘟嘴不满地说。




“汪!”马卡钦表示他很饿。





他们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




这次大奖赛初赛勇利分在了日本站,他和维克托准备提前回到日本,和维克托一起看看长谷津。




“啊啦!勇利回来了!”胖胖的长得和蔼可亲的中年妇女拿着扫帚,看见了许久未归的儿子。




“嗯。”勇利怀恋地看着这里的一切,伸手抱了抱自己的母亲,“我回来了。”




宽子突然看见勇利身边有一个十几岁的男孩。




“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孩子?”宽子笑咪咪的看着维克托,“啊啊……真的是很帅气呢。”




“你好!勇利的妈妈!”维克托感受到了亲切,向宽子打招呼。




宽子笑的更加开心了,“维酱可以就叫我妈妈哦!”




维克拖看了勇利一眼,勇利朝他点点头,维克托乖巧地喊了声妈妈,让宽子觉得这个孩子真是太可爱了。




“为什么勇利不叫我维酱?”




正在喝茶的勇利听到了后差点把水喷出来。




被维克托盯得无可奈何,勇利弱弱的说:“嗯……这是对可爱的女孩子的爱称。我妈妈说的应该只是指可爱吧。”




本以为能蒙混过关的勇利接受了更大的冲击。




“那勇利叫我'维恰'吧!雅科夫是这么叫我的。”维克托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说着。




勇利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发现这个他怎么也蒙混不过去了,'维恰'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啊……好难办。




维克托欠身,靠的越来越近,“来,勇利,跟我念'VI—T—YA'”




看见维克托的樱唇慢慢接近,勇利如同受蛊惑般张开嘴:“VI—T……”




“勇利!你回来了啊。”叼着女士香烟的人打断了这个场景。




两人像从梦中醒来般立刻分开,维克托有些遗憾,可看向来人,他又惊讶的张开了嘴巴。




第……第二个勇利!!!




“维克托,这是我的姐姐,胜生真利。”勇利向维克托介绍了真利。




维克托打了招呼后细细观察正在寒暄的两个人。长得超级像啊……可是勇利的眼睛比较大,更温润,真利带着一种独特的痞气。




“你真的这么决定了吗,勇利。”真利问。




勇利笑笑说:“维克托我放不下心,必须要自己照顾才行。”




“他也不小了,你要参赛,就把他丢在我们这儿吧,爸妈会照顾好他的。”




“真利姐………"




看着自己家亲弟弟坚决的眼神,真利叹了口气,他知道勇利看上去是温顺的性子,其实内心犟得很,一旦认定了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放手的,例如滑冰,很多次失败,人们的质疑声不断增大的时候,虽然消沉了很久,但勇利最终还是站了起来,获得了属于自己的成就。




“我知道了。”真利摆了摆手。




勇利直视真利,对她说:“在我困难的时候,你和爸爸妈妈都很纵容我,帮助我,也在经济上一直支持着我,谢谢你,姐姐。”




真利奇怪的看着这个小子,他很少会在别人的面前流露出内心的感情。




果然是……有什么使他改变了吗。真利看了眼正捧着一大碗宽子做的炸猪排盖饭吃得正欢的维克托,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真利笑了笑,用力揉了揉自家弟弟的头发,“这不是家人应该做的吗,笨蛋弟弟。”




非常偏日式的旅馆,让维克托满足了内心一直对日本的幻想,吃到了美味的猪排饭,最后就是……




泡温泉!




准备充分的维克托站在浴室门口兴奋地推开了门。




这个时候客人们大多都已经洗完,两人去的时候都快没人了,但他们还挺喜欢这份寂静。泡温泉前要先淋浴,维克托乖乖地照做,最后拿着一条毛巾迫不及待的跑进了温泉池。




维克托的长发用勇利送的绳子挽起来了,全身上下被温度偏高的水包裹着,舒服极了,一天的疲惫都消散得一干二净。他看见对面的勇利,水汽氤氲,勇利被泡得皮肤粉红,他在亚洲人肤色里是较白的,因为是易胖体质,薄薄的一层肌肉附在身体上,异常迷人。




维克托看呆了,越看越晕,最后睡在了池边。勇利发现时,维克托已经泡晕了。他顾不上脸红,帮维克托擦拭了身体后把他抱回了房间。




泡晕的事情他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温泉泡的太舒服了就不自觉的想多呆一下,不知不觉就晕了过去。




他用冷水袋帮维克托降下脸上的温度,心里想着维克托果然还是个孩子啊,手却不自觉的抚上了维克托的脸。




手指滑过长而卷的睫毛,浓密的眉毛,挺翘的鼻梁,最后是……




正当勇利无意识地准备向下时,对上了维克托蓝色的充满笑意的眸子。他连忙收回手,支支吾吾地说:“在帮你……降温,好些了吗?”




维克托回握住那只手,笑眼盈盈地说:“好多了,谢谢你,勇利。”




勇利连忙再次抽手,逃一般地走了,“我……先去忙了。”




再被这个小自己十岁的小屁孩撩的话他的面子就完全没有了啊!勇利欲哭无泪,可抑制不住的是跳得异常快的心脏。




屋内的维克托看见勇利越来越远的背影,撇了撇嘴,一把抱住旁边的马卡钦,幻想自己留下了眼泪。




“呜呜呜……马卡钦,勇利又躲着我 。”




是你吓着他了。马卡钦从没这么想说话过。




日本分站赛开始了,他看见了莉莉娅,雅科夫的前妻正在叮嘱勇利一些注意事项。




勇利热身去了,莉莉娅找到维克托说:“看来勇利把你照顾的很好,皮肤没有我的照料依然这么好。”




“莉莉娅老师,您好,是的,我在勇利家里泡温泉,那里很舒服,建议您可以去那里玩。”维克托中恳地说,在莉莉娅面前,饶是维克托这样的人也会乖乖听话。




勇利的运气一向不怎么好,这次是第一个上场。上场前,维克托抱了抱勇利,说了很多鼓励的话。勇利虽然很紧张,却也坦然的上了场。




维克托没看过勇利滑冰,不是他不能,他本可以每天去冰之城堡看勇利训练,可他却想把所有悬念留在这里揭开。




“第一个上场的选手,来自日本的胜生勇利!”机械般的的官方女声响过后,会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加油的声音,维克托不禁被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胜生选手在这个赛季选择的短节目曲子是《爱与Eros》,是由雅科夫教练为了塑造一个全新的胜生勇利而选的编曲,莉莉娅·芭比切娃编舞。”




黑色的半透明考斯滕突出中心的人身材的修长,额前的刘海被梳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摘下了土气的篮框眼镜,毫不掩饰地表现出眼中的锐利。




随着挑逗的音乐前奏响起,勇利勾勒了身体,向场外抛了一个飞吻。




天呐!全场的欢呼代表维克托的内心。他紧紧抓着护栏,好像在坐云霄飞车。他大气不敢出,他看着这个与平常截然不同的胜生勇利。




“eros,性之爱……”解说员结结巴巴地说。




超eros的!维克托捂着发烫的脸颊。




“啊!4s手触了冰!”




一曲完,勇利以如同抱着一个虚幻的人的姿势收场,他喘着气,看向维克托。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第一时间看向维克托。他现在脑中想的是,维克托会喜欢这套节目吗。




场内的欢呼已经被维克托自动屏蔽,他的眼里只有那个黑色的身影。脑内回放着挑逗的眼神,仿佛与音乐本身融在一起的舞姿,还有那个惊人的连续步……




他没注意到勇利已经下了场,勇利走近拍了拍他的肩膀,“维克托?走吧,去等分区。”




后一秒他就被维克托抱住了,因为穿了冰鞋的缘故,维克托的声音从他的胸口传出。




“太棒了……勇利。”




“欸?!”




“看了那样的表演,真的感觉……超级棒!!!”维克托顶着荷包蛋眼睛说。




勇利揉了揉他的头发,“谢谢。”




“你们两个,给我去等分区!”莉莉娅的怒吼传来。不得不说,她和雅科夫在某些地方真的很相似。




两人头上顶着莉莉娅的怒视乖乖到了等分区,维克拖依旧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不停的拉着勇利的手臂甩啊甩,说他是有多么喜欢勇利的滑行。




“胜生选手的分数是……103.8分!在跳跃失误的情况下这是非常高的分数了呢!”解说员激动的说。




勇利看着维克托说:“维克托……看的很开心吗?”




“当然!”维克托不满地说,他刚刚说了那么多勇利是没听进去吗!




他难道不知道他有多好吗?




“啊……那就太好了!”勇利露出甜甜的笑容,“我一直担心维克托会不会喜欢呢。”




雅科夫!维克托一直在内心叫着雅科夫。病床上躺着的雅科夫打了个喷嚏。




这个超eros的小魔鬼怎么会这么认为!他竟然不知道自己的魅力,他没看见那些女粉丝都要从护栏外翻进来了吗。




“勇利君我要给你生猴子”这样的话他也没听见吗?




胜生勇利,一个神奇的男人。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抓住了俄罗斯的精灵。




———————————————————————————————————————————————————————





花滑区》大奖赛》日本站




1L
刚刚是哪个菇凉那么大声喊的“勇利君我要给你生猴子”啊ˊ_>ˋ




2L
你成功的引起了全场人的注意:-D




3L
你却没有引起我勇的注意【捂脸




4L
楼上正解。




5L


三楼瞎说什么大实话!




6L
三楼很棒棒哦~




7L
我就是那个菇凉【捂脸
你们有资格说我吗!我这叫真性情!有种们说你们不想啊!




8L


我……想_(:_」∠)_




9L
菇凉你的思想很危险!
我想_(:_」∠)_




10L
菇凉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这么正直的人……
想_(:_」∠)_




11L
想+10086




12L
7L你很冲啊(*Ӧ)σ怼他
我想【向eros势力低头




13L


我是男的【手动挥手jpg.




14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勇!这个勇!
eros赛高【倒地不起
疯狂打call啊啊啊啊啊啊




15L
我的纯洁小天使呢……
我才不会说我喜欢这个小恶魔❤




16L
楼上现在傲娇已经不是王道了╮( •́ω•̀ )╭




17L
那腰!那腿!那小眼神!
医疗兵!!




18L
医疗兵已阵亡 ∠( ᐛ 」∠)_叫我?




19L
辛亏我勇这么盐
他要是饭撒力高那我们还能在这里活蹦乱跳吗(⑉・̆⌓・̆⑉)




20L
我们那时候已经去了天堂【升天jpg.




21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4L


舔勇的歇一歇
六十多楼了难道就我想问一下这次陪勇利参赛的那个男孩是谁吗……




65L
同求!超漂亮啊……银色的长头发!!
不难看出是个男孩




66L
长那么漂亮还能让人一眼看出是男孩
大概十几岁的样子……外国人




67L


国外的小弟弟!!!!




68L
好美
像精灵(。’▽’。)♡




69L
我看见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勇利滑冰




70L
废话,那么棒的表演!




71L
你们没看见那个抱抱吗!
( *´ェ`)つ≡≡≡愛愛愛)Д`)




72L
爱の抱抱




73L
勇利一脸宠溺!还有摸头杀!
我男神男友力max!




74L
哪来的男友力(≖_≖ )
但是摸头杀真心萌




75L


勇利女友粉不服!




76L
没看见我勇对小精灵笑得那么甜吗
他都没对我笑得这么甜过(*꒦ິ⌓꒦ີ)




77L
楼上收起你的幻想




78L
那个少年符合我的胃口啊!




79L
打住打住!
我只想知道小精灵是谁




80L


小精灵都叫起来了……




81L


小仙女也可以啊




82L
小仙男【手动滑稽




83L
楼上别恶心吐我(⇀‸↼‶)




84L
求知情人士
超可爱啊
拉着勇利的手摇啊摇的………




85L


没错没错!
戳萌点!




86L
同求




87L
我知道我知道!




88L
楼上说出你所知道的!




89L
87楼情报人员!




90L
等等人家肯定还在打字呢




91L
不要紧不要紧
曾经在俄罗斯工作的我在冰场看见过他,长的超好看就记下了名字。
小精灵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雅科夫教练的学生,可以算是勇利的师弟吧。




92L
俄罗斯的!我好像能看见他以后帅死全世界的样子……




93L
你怎么不说俄罗斯的发际线诅咒




94L
不听不听蛤蟆念经!
(*꒦ິ⌓꒦ີ)




95L
93L你过来,咱们去厕所 ₍₍ ง⍢⃝ว ⁾⁾  




96L
来啊【微笑




97L
你们是小孩子吗……




98L
高举维勇大旗!




99L
哇楼上这么快!有必要吗!
我站勇维




100L
你们真是腐眼看人基
啧啧啧




101L管理员
楼上别挑事,已警告




102L
捕捉大师球!




103L
真的是好帅帅好美美【流口水
连名字都这么帅气^q^




104L
你没看见维克托的眼睛都粘在勇利身上了吗(´-ι_-`)




105L
诸位,我流年下




106L
这孩子,迟早会祸国殃民 




TBC.

只不过是个囤涂鸦的地:

久违的更一波除除草(以为放假不会忙的我太天真的orzzz

安心与信赖的脑洞电波超频……我根本控几不具几集(不行了我已经要神志不清了

【维勇/知乎体】老公总爱喝酒怎么办?

小池不写BE:

生活 情感 酒


老公总爱喝酒怎么办?


我们都因为这个生过不知道多少次气了,一看到他喝醉我就特别烦躁,让他戒酒他又不听,都快喝出肝硬化了,简直要把我气死,大家有没有什么好方法让他彻底戒掉酒?


57条评论  分享  邀请回答


282个回答  默认排序


 


知乎用户 我老婆最可爱


3566人赞同了该答案


作为一个成功戒酒的俄罗斯人,感觉这个问题我最有资格发言啦(*´ෆ ⁾⁾⁾)


首先要介绍一下我老婆,全世界最可爱最诱人的宝贝,就叫他Y吧~没错是他不是她,我的宝贝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性哦,也是一名表演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眼的优秀运动员,一想到他我的心都要化了!他可爱得让我每时每刻都想抱着他!


算了先打住,不然你们又要说我虐狗了(*´ෆ ⁾⁾⁾)


前面也说到了我是一名俄罗斯人,男性,这足以让大家明白酒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了吧。以前我也是运动员,为了训练不敢经常喝酒,退役之后感觉这个枷锁瞬间就没了!开心得让我想放声高歌!


但是宝贝Y不想让我喝酒,我知道他是为了我的身体好,宝贝就是这么爱我关心我,真是太可爱了!❤❤❤❤❤


不过嘛……戒酒也不是一时的,我虽然也想听他的话,但是总还是忍不住……咳咳。


然后有次喝得有点高了……好吧是喝得神志不清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Y对我发火了,他冲着我大吼了一通,内容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你就不能爱惜下自己的身体吗!万一你喝得身体出毛病了,你让我怎么办!你就这么想早点离开丢下我一个人吗!”


喊到最后他都哭了,一边呜咽一边吼我,看得我简直要心疼死了,赶紧抱住了他亲着他的双唇和脸颊进行安慰,还信誓旦旦地说以后一定不喝酒了!我要为了Y戒酒!


当时我真的是这么想的!决心非常坚定!都怪我的一个师弟非要拉着我去酒吧!他那次是又失恋了,借酒浇愁哭得可伤心了,那我也不能就这样丢下他不管吧,就忍住酒瘾努力地开导他,是他把酒杯塞到我手里的!还说:“看我都这么伤心了你都不陪我喝一杯呜呜呜呜呜……”


他看到我右手上的戒指的时候哭得更伤心了,所以他都那么可怜了,我怎么能再伤害这个可怜人的心呢?然后我就……喝呗!


其实那天我喝得并不多,至少意识还算清醒,能成功地把失恋的师弟塞进出租车,自己也没有迷路地到家了。但是Y一看到我就知道我喝了酒,本来我还心惊胆战的,结果宝贝他竟然……笑了。


先说一下,他平时是个很害羞的人,被我逗一下都会脸红半天,但一旦他开启了色气开关,整个人就气质180°大转变,撩人诱惑得让人把持不住!


他笑的时候把眼镜一摘,头发往上一捋,揪住我的领带把我拉过去,在我耳边温柔地说道:“V(我的名字),你曾经答应过我什么?又去喝酒了?嗯?”


他暧昧的温热气息喷在我脸颊上,声音又柔又带点危险的感觉,特别特别地带感!我心跳快得简直要蹦出来了,脸上一阵发烧,估计都脸红了。


我盯着他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话,他棕红色的眼睛中带了点冷意和高傲的感觉,拽着我的领带一路把我拉到了卧室,然后把我推倒在床上,自己坐了上来!


上帝啊我简直要爆炸了!


我喘着粗气想抱他,却被他用力地按住胸膛直不起身——他也是个成年男人,力气也不小的,我又喝醉了,浑身用不上力气,不然我早就提枪上阵了!


他一手按着我的胸膛一手又撩了下头发,还舔了下嘴唇。


我、真、的、要、死、了!


宝贝这是在诱惑我!浑身的色气感压都压不住,简直要爆棚了!


我实在忍不住了想抓住他,他却迅速把我的领带解了下来,然后往我手上一捆——好吧我动不了了。


所以那晚我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脱掉了衣服,只穿着一条白色的内裤坐在我身上,修长的手指沿着自己的胸口慢慢地向下滑,一直滑到了内裤边缘,然后——对我挑逗地一笑。


“想要吗?”他对我说道。


我拼命地点头,希望他能把我手上的领带解开然后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然而他有点轻蔑地笑了一下,点着我那里说道:“你能硬得起来吗?醉鬼。”


然后他转身就走了。


我简直都惊呆了!张着嘴半天都没说出来一句话!


我当然能硬得起来啊宝贝!对着你我什么时候都能硬得起来啊信我啊!


但是他没有理我,还把我赶去睡沙发了,我撒娇装哭都没用!


从那以后他算是抓住我命门了,一旦闻到我身上有点酒味就来挑逗我,把我惹得浑身火热之后就冷着一张脸就走。有次他还穿着我的衬衫,下身只穿着内裤跳了一小段火辣的舞!背景音乐还是他曾经的一首非常色气的表演曲目!那曲子还是以前我给他的!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扑过去,想把他干得哭喊着求饶,结果他又一脸盐盐地推开我了。我又压上去,他往那一躺,语气冷漠地说道:“哦?想强上?那随你吧,反正我的意愿不重要。”


我都要被他玩哭了!


这样几次之后,我的酒就戒掉了。因为一看到酒心里就有种郁闷得要死的憋屈感,同时想抓住他狠狠地干一场!


等我成功戒酒后,这个愿望就实现了,唉嘿~☆


所以酒就算是再好,也不如宝贝老婆好!


我的经历楼主可以参考一下,不过前提是你的老公足够爱你,你也要有足够的魅力。


编辑于2017-7-21  823条评论  分享  收藏  感谢


 


爱护单身狗人人有责:自从看到答主的老婆,我就决定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我老婆最可爱回复:不可以打我宝贝的主意哦,不然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ෆ ⁾⁾⁾)


皮罗什基:……你还能不能有点羞耻心!老流氓!


我老婆最可爱回复:没想到竟然被你发现了,我的回答是不能,唉嘿~


猪排饭:你……你……你怎么能什么都乱说啊!是不是想在沙发常住了!


我老婆最可爱回复:(/゚Д゚)/宝贝别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要睡沙发我要抱着你睡/(ㄒoㄒ)/~~


挚爱阿妮娅:那晚失恋拉着你喝酒的就是我……你们真是够了别再发狗粮了我受不了了!


我老婆最可爱回复:这个做不到,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对宝贝的爱(*´ෆ ⁾⁾⁾)

氟离子:

【维勇】要暴露了,怎么办!
原作者:meyoco



第二发😊😊😊可能更比较老啦……但是图和文字可能会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吧

氟离子:

【维勇】PatPat
原作者:meyoco



暗戳戳地就当作是粉到三位数的一个感谢好了😊😊😊

油炸冰窟窿:

今天宝宝难得勤奋地贴了网点~

马卡钦作为一只贯穿整个故事的狗狗地位超群,祝马卡钦长命百岁!

话说马卡钦的英文是我乱拼的【顶锅盖溜

二次元精选:

kumomero:

年操条漫
前提是勇利带来找他的批集大佬出去逛【懒的画口述一下【。
从左往右阅读
感谢各位的小心心啾咪❤️

「维勇」孕期注意事项

亚斯伯格症候群:

*ABO设定,勇利怀孕中期,经常心情不好


*耗时一个小时的OOC小段子,有别的相关脑洞的话可能会写成系列(不会的x)









胜生勇利的额头上全是黏黏腻腻的冷汗,脸颊却通红发烫。他紧紧闭着眼睛,嘴巴一张一合,嘟囔着丈夫听不懂的句子,到最后语气里居然带上了几分恨意。




俄罗斯人吓得嘴唇发白,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从未见过爱人这副样子。




事实上,怀孕的五个月来,胜生勇利的状态一直很好,他平安地度过了孕吐期,没有任何便秘和尿路感染的现象(这归功于维克托殷勤的服侍),妊娠纹和头痛症也没有像光临别的准妈妈、爸爸那样地来折磨他。



尼基福罗夫无时无刻不在为他的丈夫和即将出世的孩子感到自豪。他愿意为这个家庭献出生命,同时也有自信拍着胸脯承诺,勇利绝不会像那些可怜的、被人当做生育工具的Omega们那样子——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将竭尽全力照顾他,不让他承受任何额外的、一丁点的痛苦。


这个承诺在勇利噙着泪水的注视,以及醒来后打在俄罗斯人脸上的、短促的巴掌声里,干干脆脆地破灭了。





勇利看起来很难过。




俄罗斯人觉得心如刀绞,他的小太阳的生活应当是快乐的,他的笑容是构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整个世界的根基,也是里面万物生长的必需养分。




此刻勇利的肚子里正怀着一个宝宝,他在半夜醒了过来,带着不太快乐的表情,用手打了他一巴掌(那个力道可爱极了,一点都不重)。更重要的是,打完后,勇利的心情看起来还是很不好。



这全都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错。


俄罗斯人愧疚地想道。他试图用一个轻柔的拥抱来缓解这场来路不明的矛盾,却被对方不着痕迹地挣脱了。




“要听故事吗,维克托?”


胜生勇利带好眼镜,慢条斯理地为自己理了理头发,开到一半的床头灯把他的镜片反光映成了橘黄色。



维克托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了,


“亲爱的你讲吧,我会认真听的。”





“……因为我怀孕了,所以我们去了为维克托这样的Alpha们设立的准爸爸培训班……”


勇利就着维克托的手喝了一口温白开水,平静地叙述着。




“我们什么时候去过准爸爸培训班?”


他的丈夫奇怪地问道,


“勇利怀孕相关的事情都是我找人私下学习的啊。”






“……下课后维克托对我说还有事情没做完,让我先自己开车回家。虽然肚子会妨碍到行驶,但是勉强一下的话,我还是可以自己回去的,所以我听话地回到了车里……”


勇利没有理他,接着往下讲。


他又顿了顿,仄着头,用探究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俄罗斯人,对方僵硬地和他回视,冷汗一点点从汗腺分泌出来,


“以前你从来都是和我一道回家的,维克托。”





“……我根本不记得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维克托扶住太阳穴,无力地辩解着。





他的爱人依然没有理会他。


“………我摇下车窗问原因的时候,你解释说你有很多问题,想去请教刚才指导动作的老师——没错,就是那个特别好看身材又好的女Omega……”



勇利比了个「那么——大」的手势,来形容对方身材条件的优异,


“……我本想相信你的,可是等她向你一招手,你的目光就不在我身上了——你朝她跑过去的样子就和当年跑向我时的一模一样……”




维克托听了这话气得浑身发抖,拍着大腿嚷嚷道,


“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会放着这么好的勇利不要,去喜欢那种来路不明的女孩子!”





“可刚才在梦里你就是这么做了。”勇利摊手道。




你也知道是梦啊。俄罗斯人无可奈何地想道。




“我看到你的举动,觉得整个心口都堵得慌……肚子也沉沉的、难受得不得了……我假装把车子开走了,实际上却在十五分钟后回到了原地………”


他讲着讲着,眼眶开始泛红,


“我径直走到窗边……你们只记得拉窗帘,却忘记了锁窗户……我把头探进去,就看到了你呀……”


日本青年瘪瘪嘴,再次歪了歪头,明晃晃的反光一闪一闪的,这下维克托又看不清他的表情了。



“我看到了你呀……维克托……你们在那张床上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你用手指拢过她的脸颊和耳廓,就像平日亲吻我时那样子地亲吻着她……”



“其实也没什么的,只不过是在我的梦里和别的Omega发生了一次关系,我觉得比起责备维克托,我们更应当好好谈谈。”


勇利的声音很轻柔也很冷静,一副公事公办万事好商量的样子。


“好了,现在把出轨感言告诉我吧。”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



俄罗斯人坐在他对面,眼眶里泛着绝望的泪光。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