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北咘

【維勇】天氣晴

盛夏繁星:

給紫蘇 @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Everlasting Stories》本子裡的G文!謝謝紫蘇不嫌棄>3<


 @九本 吃我一口青春糧!










  六月的日本是溼答答的梅雨季,厚重的水霧能把整個世界的時間調的緩慢,沿著傘骨滑落的雨水滴在衣角染開了墨韻,就連呼吸間都是濃厚的水氣,踩過遮雨棚下的白色石板留下深深淺淺的腳印。


  勇利收起了傘,從自己的後背包裡拿出了鑰匙,喀的一聲打開了寂靜的空間,書的味道夾雜著他身上的水氣,又被冷氣吹散。


  這場雨似乎沒有打算停止的意思,綿綿密密的落在樹梢上,又滑落到了窗台邊,勇利爬上梯子放書時還能聽見滴滴答答的聲音,像一首沒有旋律的安眠曲。




  一大清早的圖書館本來就沒什麼人,又被這場雨阻止了步伐,但還是有些人興沖沖的推開了大門,喧鬧的笑聲隨著外面的雨聲傳來時一併停止,他們大概是進來躲雨的,看見勇利注意到他們時帶著歉意的笑了下。


  勇利放完書後坐回到櫃檯位置上,卻發現前方的大桌上已經有人坐了,他不由得好奇的多看了幾眼,這張桌子在人來人往的櫃台前,走過的人都會瞄幾眼所以很少人會坐,除非到期中期末前逼不得已才會有人坐到這邊來,但今天圖書館空蕩蕩的,還會有人選這邊實在是非常少見。


  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原本低頭翻書的人抬起了頭看向他,勇利還來不及轉移視線時,那雙漂亮的冰藍色眼眸就對他彎彎一笑。


  勇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冒出一種羞恥感,只好尷尬的撇過了頭,當他想起應該要禮貌的朝對方笑一下才對時,那個人早就已經低下頭繼續翻他的書了。


  好像總會有這種一不小心錯過就無法彌補的時候,勇利也不知道自己在挫敗什麼,但如果有下次的話應該好好打招呼的才對。


  雖然是這樣想但他也沒想到機會會來得這麼快。


 


  「借書。」


  略帶笑意的聲音在他面前響起,勇利還沉浸在手上的偵探小說兇手是誰的緊張猜測中,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啊、好的,學生證。」


  他看著面前白皙的手指遞來了一張跟自己相同的學生證,勇利在刷了一下後還給了他,只來得及瞄到了上頭寫的維克托,對方只借了一本書,葉慈的詩集。


  「謝謝。」


  那雙藍色的眼睛又笑的微微瞇起來了——只不過勇利這次終於反應過來記得點頭。


  在稍晚他整理著還來的書時,爬下階梯卻在抬起頭的瞬間看到熟悉的書皮,猶豫了一下,他鬼迷心竅似的在離開前拿出了自己的學生證把這本詩集借了回家。


  晚上勇利躺在床上看著一時衝動借來的書皮,他自己都沒搞清楚怎麼會就這樣借回來了,左右翻滾了一下還是乾脆的翻開來開始看。


  這本詩集他讀得很慢很慢,在勇利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著前,他想著如果是維克托來念的話應該很好聽吧。


  這個想法似乎伴著他進入了夢境,就連在一片漆黑的夢中他都能聽到帶著笑意的聲音輕聲唸著「可我除了夢以外就一無所有,那就把我的夢鋪在你的腳下……」,那一瞬間他似乎就躺在輕飄飄的雲上,陷入沉靜的夜晚。


 


 


  勇利睡得太晚了,隔天踩著啪搭啪搭的水聲一路跑去圖書館,雨傘遮擋不了飛起來的雨絲,眼鏡上都沾到了朦朧的水霧,髮梢濕塌塌的有些雨水就順著頸項流進了衣服裡,他剛坐下來準備弄乾自己時維克托恰好推開了圖書館的門走了進來。


  勇利突然有些尷尬,他想著自己怎麼似乎都是在特別狼狽的時候遇到對方,一邊又安慰自己維克托應該不會注意到他。


  但現實似乎總喜歡開他個玩笑,維克托照舊在他面前的那張大桌上放好自己的東西,從包包裡翻找了一下,然後走過來遞給了他一包面紙,特意放輕了語調說:「擦擦吧,小心感冒喔。」


  勇利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他的確在自己的包包裡翻不到衛生紙,只好接了過來下意識的道謝:「謝謝……維克托。」


  對方挑了一下眉,似乎有點訝異勇利喊得出自己的名字,但還來不及多說些什麼的時候剛好有人來還書,於是他只好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圖書館裡只有細細的討論聲,和書頁被翻開時的聲響,勇利偶爾看累了抬起頭就能看見前方專心看書的維克托,時間的步伐走的寧靜安詳。


  勇利今天只有半天班,等到他把推車上的書都放到書櫃上後,回來卻意外的發現桌子上屬於維克托的東西已經被收走了,他也不知道從哪溢出的一點莫名其妙的失落,他想可能是因為下雨天的關係,總能把那一點若有似無的惆悵放大。




  收完自己的東西後他向下一班的工讀笑著說了聲再見,推開玻璃門的瞬間除了鼻尖上那一點雨味還有路邊明晃晃亮著的路燈,光暈散在夜色裡顯得更不真實了起來。


  雨還在下,勇利走到傘架旁拿起了自己的傘,準備撐開走時才發現角落站著一個熟悉的背影,漂亮的藍眸盯著外頭的雨,看起來就像在思考要不要直接衝回家的樣子,勇利感覺心跳都快了一拍似的,在對方有動作前先一步喊住了他。


  「那個、維克托需要傘嗎?」


  被突然喊住的身影一愣,維克托轉過了頭看見了似乎有些緊張的勇利,還沒說話時就聽見他繼續說:「如果需要的話可以拿這把。」邊說著邊把手上的傘遞給對方。


  「你不用嗎?」


  「圖書館裡面有提供工讀生用的傘,我去拿那個就好了。」


  聽見他這樣說維克托的表情似乎鬆動了一下,勇利看著他接過自己的傘後轉身就往圖書館裡面走,沒過幾分鐘後果真拿著把貼有標籤的傘走了出來。


  兩朵傘花同時在屋簷下綻放,雨水滴滴答答的打在了傘上,反而顯得他們之間異常的安靜,勇利有些用力地抓住了傘柄,他不是個擅長與陌生人聊天的人,只能任由尷尬在其中蔓延。


  到了路口時一輛車從他們身旁呼嘯而過,勇利閃了一下險些被濺起的水花噴到,錯過了維克托開口說的話。




  「什麼?」他疑惑的問。


  「名字。」維克托揚起靠近他那邊的傘,轉頭看著他笑著問:「你的名字,只有你知道我的太不公平了喔。」


  勇利這時候才想到他完全沒自我介紹過,就連對方的名字也是在刷學生證的時候偷看到的:「勝生,勝生勇利。」


  「勇利。」


  聽著自己的名字被對方唸出來,勇利覺得自己的耳朵似乎紅了起來,從小被喊到大的名字從未有一刻讓他如此害羞過。


  維克托的聲音在夜晚的雨聲中朦朦朧朧的顯得如此不真切,勇利抬起頭只能看見他一如初見時帶著笑意的眼眸,乾淨的像被雨洗過後的天空。


  「下次見,勇利。」


  他說。


 




  下次見也已經是下禮拜後了,勇利寫著後天要交的報告的時候感覺到有人站在他面前,下意識的要問「借書還是還書」的同時看見了維克托笑咪咪的朝他揮了揮手。


  「上次來沒看見勇利呢。」


  維克托將手中收好的雨傘遞給他,垂著眼眸低聲地說,聲音輕輕的就像落入湖中的葉片,起了一圈圈小小的漣漪又歸於平靜。


  勇利看著他長長的眼睫毛,直到維克托看著他時才有些慌張的回話:「我的班只有這兩天,其他時間我有課。」


  維克托點了下頭示意自己知道了,退了一步讓後面的人可以順利還書,勇利只來得及瞄到他笑著用口語對他說晚點見。


  勇利並不是多討厭下雨天,雖然容易到處弄濕很麻煩,但他覺得雨聲跟書頁翻動的聲音是種悠哉的氣息,不論是誰都緩緩慢慢的,似乎能把時間無限延長下去。


  在他交接完走出大門時,維克托早就已經在那邊站好了,勇利拉了一下自己的包包,他原本是沒想到維克托會等他的,在他下班前維克托拿著幾本書過來借,勇利翻了一下什麼「人類歷史」、「花草栽培」雜七雜八的,讓他反而更不懂維克托看書的喜好。


  或許他就只是隨便翻?勇利邊刷邊想,這次唯一的收穫大概是發現連學生證上頭蠢到不行的證件照維克托都能拍得如此好看。


  但沒想到借完書後維克托朝他眨了眨眼後小聲的說:「我在外面等勇利喔。」


  聽到這句話勇利手上的動作一頓,都還沒意識到什麼時就已經加快了起來,交接的工讀生難得看見他這麼匆忙的樣子,打趣似的問了一句:「約會啊?」


  說是約會也太抬舉他了,他根本連維克托的聯絡方式都沒有,頂多算他熱心助人換來對方的微微一笑罷了吧。


  他們撐著傘並肩走在一起,下雨天有個好處,會自動拉開與身旁人的距離形成一個小小的安全地帶,雨聲淅哩卻又模糊了人與人間的界線。


  離分離的路口還有一段路,於是他們就開始閒聊著學校附近的哪些店不太好吃,最終還是聊到了自己最近看的是哪本書。


  看著維克托微微揚起的嘴角,勇利最近看的懸疑小說在他腦中糊成一團,模模糊糊的想起自己放在床頭上那本還沒還的詩集,只能在腦袋裡搜尋那晚的記憶,最後勉勉強強的說:「……那就把我的夢鋪在你腳下。」


  「輕一點啊,因為你踩的是我的夢。」


  維克托輕輕的聲音融化在一片雨聲當中,勇利從被雨傘遮掩住的視線裡還能看見對方帶著笑意看著他的眼眸。


  維克托唸詩果然很好聽啊,勇利想,雨聲淅哩嘩啦打在藍色的傘面上發出咚咚的聲響,卻掩蓋不住此時狂亂不止的心跳。


 


 


  在那之後他們的關係就突然好了起來,分開前他們彼此互相留了SNS的帳號,晚上洗完澡後勇利就收到了他的訊息,開頭先一隻笑成愛心嘴的小兔子一蹦一蹦的賣萌,然後維克托問了勇利的班表。


  維克托不如勇利一開始所想的高冷難親近,事實上他非常喜歡和勇利相處,雖然和想像中的維克托有點落差,但對方動不動就親近他的舉動其實讓勇利挺開心的。


  在某次勇利的報告寫不出來時,維克托問了一下他的主題大綱便埋進書海裡,唰唰的就拿出了好幾本讓勇利參考著看,那幾本的功用很大,最終讓勇利順利過關,勇利看著這幾本明顯不是維克托專業會接觸到的書恍然大悟原來對方是真的有在看,而不是他一開始所想的隨便翻翻。


  維克托來還書時看見勇利一臉鬱悶,勇利苦著臉對他說有一科考試再不過他就有可能還要再看見這個老師一學期,就連回去的路上勇利的話也不多。




  「怎麼樣才能讓勇利恢復精神呢?親一下會好嗎?」


  「不、不會的!」突然聽到這個建議勇利嚇了一跳,支支吾吾的說:「沒事的,我會加油的。」


  但沒想到隔天維克托抱著好幾本筆記本興沖沖的來找他,他似乎來得很趕,雨傘遮擋不了的雨水浸濕了衣角和髮梢,抱在懷裡的筆記本卻是乾燥而溫暖。


  「這是?」


  「我認識的人剛好有整理那個教授的筆記和考試大綱,反正他上完了我就借來了。」維克托解釋著,然後把書放在他手邊,「勇利,加油。」


  看著他彎彎笑著的眼睛,勇利想真的完了,他每喊一次自己的名字,泡在雨聲裡的喜歡就會跟著隨之顫抖。


  這大概又是一場無疾而終的暗戀,勇利想,他從來沒去思考過維克托會不會也喜歡自己的這件事情,這些如果會帶來一場空無一切的大夢,醒來也不過是內褲上必須被洗刷掉的白濁。




  他問過維克托為什麼會這麼常來圖書館,明明現在的人更喜歡待在自己的房間用電腦手機度過一天。


  「一開始只是為了找報告用的書才來的。」維克托回憶起來坦承的說,「但是後來發現圖書館其實很好,而且……」


  「而且什麼?」


  維克托朝他眨了眨眼笑了,「勇利比那些事情都有趣多了。」




  所以說為什麼到現在他的喜歡不減反增。


  因為維克托像綿密又溫柔的春雨,替他原來乾涸的喜歡下了一場又一場的大雨,而任性的喜歡毫不講理的在雨水打濕的泥土上發芽。


  但他不知道維克托願不願意低頭看看那朵想要逐漸盛開的小花。


 




 


  在收拾東西時,維克托站在一旁耐心的等他,勇利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開口說:「我下個學期就不在這裡了。」


  他想維克托應該懂他的意思,不在這裡了就沒有什麼理由朝朝或暮暮的相見,也沒有什麼藉口能黏在一起聊天或討論書籍,所有的一切都要回歸本來的道路上,展開各自的生活下去。


  勇利想這真是不可思議,將近兩個月的相處就像習慣外面一直下著的雨,手邊的傘就像維克托一樣有著不可替代性,但他卻找不到更好的機會延續下去。


  勇利其實沒這麼想跟維克托分離,但又找不到什麼更好的藉口繼續見面,維克托聽到後只是點了下頭,一句話也沒說。




  在要走出圖書館大門前,勇利還有些躊躇的步伐被維克托的聲音打斷,他聽見他說:「聽說學校裡有條情人橋。」


  「啊,好像是。」聽維克托這樣一提勇利迷迷糊糊的想起似乎有這回事,就跟每個學校都要有的都市傳說一樣,他們學校是一條兩個人一起走過必成情侶的橋,久了就沒人知道他原先叫什麼了,只用情人橋來代替。


  話是這樣說,但勇利實際上也沒去過,那邊比較偏一點已經遠離了他的系區,他頓了一下接續著說:「聽說晚上很漂亮……」


  在推開門時卻沒有聽見淅哩嘩啦的雨聲,只有維克托的聲音在這一刻顯得如此清晰。


 


  「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雨停了。


 



KANTON:

(約稿)

第一次用這種上色法,學了不少東西...

【维勇】维克托终于被挖出了花边新闻

樱野Sakurano:

♡模特维×摄影师勇
♡狗仔队视角,吐槽自役
♡大量bug依旧



这一篇文是可以接上一篇的剧情的,也可以单独看哦ww
上一篇走这里:胜生勇利终于记住了他的名字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今天被挖出花边新闻了吗?


没有。



大家好,我是一个一点都不随处可见的狗仔队中的一个狗仔之一。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不像某个盐王,我可以很大方地承认,我是一个比较著名的狗仔。


我专注潜伏于模特圈挖掘各种花边新闻,经过长年累月的艰苦奋斗,曾爆料过克里斯和其经纪人的出柜消息,爆料过波波维奇又惨遭被其女友抛弃或戴绿帽的消息,爆料过米拉和某个花滑运动员的恋爱消息。


但是要数我人生的一大败笔的话,就是从五年前维克托出道以来一直关注他的我,居然被他本人抢先公开了与胜生勇利的情侣关系!!!更不可置信的是,连我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居然在一起了!!!!!


胜生勇利,那可是谁啊!!!国际性大名鼎鼎的摄影师啊!!!出了名的盐王啊,能找他拍片的除了炒鸡著名的模特真是少之又少啊!!!


维克托还居然在连我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把胜生勇利追到手了!!虽然知道维克托出道的片子就是勇利负责的,但在我的情报中你们哪来的那么多交集让你们可以眉来眼去的啊!!!


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我觉得我存在的价值都少了一半不止。我这种基本贴身跟踪的人都不比维克托发布新的他和胜生勇利各种秀恩爱的推特要快,只能傻愣傻愣地憋着一口气拿第二手资料。
 



别说了,基本都是晒。


你们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我干脆把饭碗给你了好吧?我不干了好不好?[我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并且来了一段B-box.jpg]




但是像我这种坚韧不拔顽强不屈的狗仔怎么会这么快就放弃了呢?有些劲爆的消息总是在锲而不舍之中得到的不是吗!这是作为一个合格的狗仔所需要的精神不是吗!


特别是公开之后的情侣,只要再等上那么几年,肯定就会有噱头出现的不是吗!


于是我继续打了鸡血一样跟踪着维克托工作之余的私生活,就算被一脸懵逼地塞了一口狗粮灰溜溜地夹着尾巴溜去我也依然风雨不动安如山。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今天被挖出花边新闻了吗?


没有。
 



我想过要不要把跟踪对象换成胜生勇利,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他那种摄影天才,对镜头异常敏感,就算我蹲在下水道举起相机对准他他也能准确无误地感受到镜头的存在然后把我揪出来!



不不不还是不要想了,每次有机会尝试和胜生勇利打友好的交道都像吃了一口盐一样好咸啊好咸。我忍不住搓了搓手臂上突起的鸡皮疙瘩。


况且,胜生勇利那张过分稚气的脸上人畜无害的表情完全令人狠不下心来跟踪好吗,而且那种规律得呆板过了头的三点一线的生活也实在令我提不起什么兴趣。


再说了,维克托那张令全世界都为之着迷的脸让他的圈子越来越大,从出道以来人气一路攀升,短短五年的时间让他一跃成为全球最有价值含金量最高的模特之一,完全打破了靠胜生勇利上位的流言蜚语。



他的私生活更让人感兴趣好不好,而且他那样的魅力——跟胜生勇利在一起根本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鬼。



在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情况下,维克托居然还能在推特上各种花式秀恩爱秀了四年,而可怕的是胜生勇利的推特除了四年前公开恋爱的那张照片之后就从来没发过与工作之余无关的东西。



真是苦了一堆跟在他们背后的以我为首的狗仔们啊。


但是凭我多年挖掘花边新闻的直觉,再结合维克托那张怀疑上帝是不是被贿赂了的那张脸和风流的态度,我依然选择继续潜伏搞事。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今天被挖出花边新闻了吗?


没有。
 


某一天我暗搓搓地查出了维克托在俄罗斯的私人公寓的住址时兴奋了好久,屁颠屁颠地捞上行李和各种摄像设备前往圣彼得堡,故意在离维克托公寓较近且透视角度较好的地方架起了我的高清无【大雾】码相机。




但是当我笑得龇牙咧嘴地眯起一只眼睛举起望远镜往维克托的家窥探过去的时候……等等?!


Wait a minute?!


他客厅墙壁上贴着的那张被无限放大的海报上面的人是胜生勇利没错吧?!等等那玩意儿在哪里找来的?!


等等我好像看见他沙发上一只神似胜生勇利模样的圆滚滚的抱枕团子?!


嗯嗯嗯?!茶几上放着的那几本杂志我记得好像都是有关于胜生勇利专访的栏目的吧?!咦?我是不是看见了放在书本最上面的胜生勇利的西装照?!


等一下,这客厅的电视牌子和地毯怎么那么熟悉?!这不是和胜生勇利曾经合作过的那家公司的牌子吗!




我出离愤怒地果断关掉了相机电源。


啊,维克托·胜生勇利大迷弟·尼基福罗夫先生还是依然那么辣眼睛。又无形中被塞了一口狗粮。


嗝,好饱哦。[微笑乖巧坐.jpg]





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什么!!!这是维克托在圣彼得堡的私人公寓,一年来来回回也住不了多少次,我在内心坚定地认为,这间浑身都散发着“我是胜生勇利大迷弟”的维克托的私人公寓并不能证明一些什么。



可能是上帝终于看见我内心的怜悯以及拥有在这篇文章中的主角光环,我终于在一次极其偶尔的机会中捕捉到了一些有点不祥预感的消息。



是这样的,前几天我蹲守在维克托工作摄影棚下的停车场,过了好久突然发现维克托和他的经纪人雅科夫走了下停车场,吓得我打了一个激灵背脊瞬间挺直。但是他们在离我还很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靠得很近在交谈,我只好努力地伸着自己的耳朵去设法能够偷听到什么东西。

 

“……维恰,你计划好了?……”


“……要对勇利保密……我去接她……”


“……胜生不会……”


“……小心一点就行了……”



计划???

要对勇利保密???

接她???

小心一点????




我瞬间激动得像打了鸡血一样差点就跳了起来,本来想再听清楚一点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已经越走越远了。我攀着墙如果不是戴着口罩我都抑制不住自己浑身沸腾的血液跳起来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看我都说了吧!!!!我!都!说!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这一条维克托还有点暧昧不明的花边新闻看样子就是我的了啊啊啊啊!!!


虽然大概听到的是不太清楚的对话,但是剧情发展我大概都能想得出来了!!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紧紧跟着这条线索然后再把一整条爆炸性的花边新闻拉出来!!!



但是胜生勇利知道了的话……估计会很伤心吧?


作为一个没羞没躁各种厚颜无耻的狗仔,我居然对一个即将被爆出轨的人的伴侣产生了一种咸咸的同情心。那是胜生勇利诶……虽然是宇宙第一盐王,但是拥护他的小迷妹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啊……特别是他的好友披集·朱拉暖,那个SNS天王的圈子实力是大得惊天动地啊……

 

不知道两边谁会掐得更厉害一点?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jpg]

 

然而第二天,维克托又在他的推特上晒了胜生勇利给他做了的猪排盖饭,闪瞎了整个模特圈子和摄影圈。


我捧着手机“啧啧啧”地摇了摇头,死命地戳着屏幕,你就晒吧啊你就快点晒,等我爆到你的料我看你还怎么晒!!!我就该让胜生勇利的推特更新一张你可怜兮兮跪电脑主板的照片!
  



从我开始紧跟消息过去了大概一个星期左右,维克托的推特就开始不更新关于胜生勇利的任何消息和照片了,几乎都是一些工作宣传和日常拍摄花絮。


但是令我很疑惑的是,勇利本身有点迟钝也就算了,维克托和勇利的亲友也对此毫无反应,还依然很正常地和维克托各种点赞与评论。



难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又过了一个星期,也就是今天,我蹲在草丛里隐藏着自己,紧张地捧着手机咽了咽口水。Wow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我今天早上跟踪维克托发现了维克托今天都是自己一个人!!!经纪人雅科夫不在,连个便衣保镖都不带!!!


贼兮兮的,今天肯定是有重头戏了![激动到不想说话并且来了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jpg]


我看见他今天穿着正装,显得异常高调与正式,显然是要去参加什么活动或者是要去见什么人。如果说要联系一个月之前他和雅科夫的对话,我猜他就是要去见什么人,而且很重要的是,【拍黑板划重点】,是个女人。



我流泪握相机,身体里的小宇宙即将要爆发与燃烧啊!!!我身为狗仔那生命不止八卦不息的那个熊熊燃烧中的灵魂在蠢蠢欲动!!!!

 


我看着维克托戴着墨镜磨蹭上了一辆根本就不是他平时开的那辆骚包的粉色的凯迪拉克,而是换了一辆看上去非常低调的雪佛兰。等他开出摄影棚的地下停车场,我也连忙驱车跟上。


我震惊地看着他来到了机场,我停在他停放的车辆的后面,看见他下了车,快步走向站在大门口不远处的一个女性的身边,张开手臂就亲密地紧紧地搂住了那个女性的腰。



Oh my god还真的出现了女性啊啊啊!!!!我瞬间就拿起相机扑在车窗上咔嚓咔嚓地狂拍一通,但是从我这个视角看去维克托的拥抱刚好遮住了那个女性,但是隐隐约约地看见了那个女性也拥有和维克托一样的银发。
 

卧槽!!!果然还是不能异国恋么!!维克托最终还是跟自己国度的女生在一起了么!!!


更让我吃惊的是,维克托居然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俯身亲吻了那个女性的额头!!啧啧啧,那个表情简直温柔得可以拧出水来了好吗!!


啊,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确切知道了维克托真的劈腿的事实真的好气哦,感觉替那个盐王好不甘心,五脏六腑都要气炸了的感觉。


接下来维克托就半搂着那个女性温柔地将她送上了车,车子发动又前往下一个地方,我连忙放下望远镜和相机继续跟着他们的行踪。好气哦,下个地方估计就是宾馆了吧??啊,宾馆了对吧?

 

……宾馆??


 
等等,这里有宾馆长得像教堂那样的吗?而且这宾馆怎么在树林里面??这个……不是我的错觉吧??哪个人这么有情趣把宾馆设成教堂那样哦?!


是不是来一发之后觉得诶还可以然后直接当做是教堂一样结婚了?!


我瞬间就有点怂了,再继续往前跟估计就要被发现了,所以车子在快到前面高耸建筑物半路的时候就刹了车停在半路边,打算捧着相机就孤军深入阵地。


我穿上不容易被看见的浅色的衣服,带上帽子口罩再把相机挂在脖子上准备行动的时候,却发现又一辆车突兀地后知后觉地往前方驶去。当我看见那辆车子的时候,惊讶得下巴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这这这这这这不是披集的车子吗!!!


等等等等等等我刚刚看到副驾驶座上坐着的是胜生勇利没错吧??而且我没看错的话貌似是被蒙了眼睛的???!


这是想要绑架撕票的节奏吗!!!卧槽这情节突转得略为刺激啊!!
 
 

我连忙在披集的车子停下来之时就往里面赶,却发现却到里面里面停了零零落落好几辆车子,而且都是我熟悉的——克里斯的,尤里的,米拉的,奥塔别克的,季光虹的……诶??几乎都是维克托和勇利的亲友的车啊!!怎么都在这里??


哦哦哦,大型捉奸现场吗……

 

不对。


里面的教堂,不是宾馆。是教堂,真的是教堂,那种,用来宣布结婚的那种教堂。而且,场地已经被精心布置了,刚刚提起过的车子的主人都穿着正装,兴高采烈地和同样穿着正装的维克托和他旁边的女性交谈。

 


我磨了磨牙,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看见披集的车子驶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人全部都安静了下来,兴奋地笑着站到一边,把一整条红地毯的道路让给了那个温柔地微笑着的维克托,他的手里还捧着一大束蓝玫瑰。


披集首先下了车,然后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的门把被蒙着眼的胜生勇利小心翼翼地扶下了车,在他耳边说了一些话,便扶着他慢慢地一步一步踩上红地毯,往对面的维克托走去。


勇利在维克托面前站定了,维克托便上前轻轻解开了勇利眼前的布,恢复光明的勇利惊讶地转头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和一边站着一堆的友人,又把惊讶的视线落回眼前笑得一丝不苟的男人,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抬手捂住了自己颤抖的嘴唇,不可置信地后退了一步。


维克托眼明手快地拉住了勇利,从花束中拿出了一个高级的丝绒盒子,把花束放到披集的手中,然后对勇利打开了那个丝绒的盒子,深情地注视着勇利缓缓地单膝下跪了下去。


盒子里赫然放着一对朴素却又不失精致的正在太阳底下闪耀着它们的光芒的金色对戒。


我听得不太清楚,只能隐隐约约听见维克托说了一堆话,害得胜生勇利的脸从青白涨成红色,耳尖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大大的棕红色的眼睛里正蓄满了感动的泪水。


我听的维克托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


“勇利,成为我的丈夫吧。”



而我的大脑在看到胜生勇利微不可闻的点头和听到颤抖的一个“好”字瞬间死机。



我呆滞地愣在原地看着他们的友人起哄欢呼,维克托和勇利交换戒指,然后拥抱彼此再深深接吻,我脑内一片空白,完全忘了我接下来所有的行动。
  
 

说……说好的花边新闻呢?!
  
 


而在我看见勇利往我认为的那个花边新闻的女主角走去并且也拥抱并且吻了一下的时候我才看见那张神似维克托的要老上很多的女性的脸……



扎心了,我居然把维克托的母亲看做是花边新闻的女主角了,扎心了我去。



在发现这一场其实都是我臆造的乌龙的同时我却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维克托其实是想给勇利一个求婚的惊喜。他们两个一直都还好好的,还恩爱得甜死人不要命,而且还打算发狗粮发一辈子的那种。

  

受不起啊受不起。


好气哦,现在连微笑都不想保持了。

  

咦,等等,其实这条也算是一条新闻吧?只有我才知道的第一手新闻诶!!我这次爆料的手速终于可以快过维克托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今天被挖出花边新闻了吗?


嗯,挖到了。 
 
 
 
END

——————————

哈哈哈哈哈哈,又是放飞自我的一篇短文,脑洞来自某著名狗仔队不得不说的穷追不舍的故事【大雾】
狗仔队视角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反感或者不满意呢qwq不要太过较真哦!鞠躬!
这个[终于]系列以后有脑洞还会继续放飞自我的hhh

祝看着这篇文章的你们同样愉快!【笔芯❤

Victuuri无差汉化组:

  • 晚上好呐米娜w是不是准备洗洗睡啦~睡前上传一组野生官方seek-victory太太视频直播条漫的更新【顺便太太真的超级温柔超级好,希望大家能去汤不热多多支持她诶嘿!!

    太太主页: http://seek-victory.tumblr.com/post/157403695736此图漫所有权利归作者本人所有,不可盗用商用。


  • 翻译:清盏 修图嵌字: @血色天际_秋木血色是国家领队秘书要苏男神 修图: @狼様  搬运:清盏


  • 第一张图依旧是一张GIF【如果不出错的话盯久一点就会动起来哒!

    最后祝大家晚安好梦呐<3

马卡钦大佬带我飞:

大家好,介于我摸鱼有毒,写不出尤勇文,所以我决定还是推荐大家去p站看尤勇的漫画。
p1、p2、p3都是这位太太:https://touch.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d=1444445
p4、p5是这个:https://touch.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d=20864903

吃我安利啊各位,小毛很好看啊!长大更是帅气逼人啊

黑羊俱樂部:

[冰上的尤里][17年01月][posy/蜜野はち]勇利變成小不點的故事。[維勇+尤]


奇跡發生了,勇利變小了,又到了維克托忽然變態的時候。原本不在意的尤里奧,仿佛也受到了影響,竟然從維克托手裡搶來了變小的勇利,為他裝扮起來。為了奪回學(lian)生(ren),維克托要出招了!然而兩人誰都沒有發現,暗處已經有一雙眼睛,牢牢注視著這邊發生的一切(BGM:趙忠祥.mp3)。


 ※黃羊軍團招募各級兵曹中,歡迎大家一起吸冰做漢化!!



天阿我要炸了!!!!作者是誰我要給他我的膝蓋!!

七山墙: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视频!这个视频!

刚才基友给我看的,然后我就爆炸了【

嗯,就是去年圣诞在日本的商演,兰比尔和高桥两个滑的双人滑(并不是真·双人滑)节目,让维克多和勇利来滑 ,就是这个效果!

原up主全手书啊太棒了><

当然,基友跟我说的另一个重点是,兰比尔自己转发了这个视频233333

基友一直念叨说,找到了近些年来一线男单里音乐感最好的两个来合作,这商演的策划简直造福众生。深以为然。当然,还要感谢会搞事的编舞宫本老师!

不过这个视频一出就太明显了,维克多的姿态确实特别像兰比尔,而勇利滑冰的既视感就来自矮桥,啊不高桥同学……这两个人的风格还都不好学……

最后的彩蛋,我看到的油管版本最后是彩色的,这里还是黑白的,略遗憾呐~


PS: 基友今天爬了一天Golden Skate的YOI楼,给我转了一天八卦,各种开心【捧脸


sm30610519  | 作者:衛生兵ユーリロスがしんどすぎて二作目を作ってしまいました。細かいミスはご容赦ください。参考動画はコンテンツツリーと動画内にて。前作→sm30251496/av7592193

希望官方也出一段勇利版本(^ з^)

文芜芜芜:

【截图】你尽管撩,命我不要

【维勇】五种咖啡与七样巧克力「Day4(上)」

怎麼那麼萌啦!(>﹏<)

一个瓶子:

#今天是「一种神秘的巧克力点心」→并没有出现


#我知道这样的中篇不该太拖沓,只是最近略忙没时间写…


 


 


 


马卡钦坐在地板上翘着尾巴看着维克多,维克多团在沙发上抱着膝盖看着马卡钦。


水汪汪的黑色眼睛盯着浅蓝色的,聪明机敏的贵宾犬吐着舌头,毛茸茸的前爪乖巧地收在一起,整只犬都十分警觉而专注。有什么东西一触即发,马卡钦能看的懂面前这个同他一起生活了十数年的人类有时候脸上的表情。面前的人类眨了眨眼睛,这通常就意味着有什么愉快的事情要发生了——这个人类是想跟自己一起玩,于是马卡钦更愉快地晃起了尾巴。


马卡钦,手。”人类发出一种声音,聪明的大犬知道前面那个词通常是用来唤自己的。人类把他的前爪伸了出来,马卡钦立马就知道眼前的人类想玩什么了,于是它立即把自己的爪子伸过去拍了拍人类那个跟自己一点也不像的,同时响亮地吼了一声表示回应,它和人类玩过很多游戏,这一个他们都挺喜欢的。


马卡钦感觉眼前的人类气味变得不一样了,这是个好兆头,这种味道意味着人类接下来想跟他玩更多的游戏,这令它更开心了。


人类似乎也是这样,“Hand.”他接着叫了一声并伸出了他的另一只前爪,马卡钦飞快地也把自己的另一只按过去。它为自己的表现感到很得意,因为它发现自己熟知的白色毛发的人类旁边另一个,黑色的他也已经认识很久的人类也在看着他们玩耍(毕竟一年对一只狗狗来说已经很久很久了)。小只一点的人类闻上去很想加入,可是他又在自己喊他加入的时候把脑袋转到另一边去了。


是累了吗?马卡钦感觉自己很能理解这个人类,毕竟它偶尔也会有只想趴在太阳底下晒肚子的日子。也许这个人类也想晒太阳了也说不定,阳台上有它知道的一个最好的位置,如果这个人类想去的话马卡钦会乐意分享。不过或许他们三个可以一起去,马卡钦喜欢跟这两个人类在一块,特别是当两个人类一起的时候。


以前,面前这个他从小养大的人类有时候闻上去有些潮湿,尤其是好长一段时间里,从这个人类不再继续长大开始的。马卡钦不喜欢这种味道,但它知道通常这样的时候去抱一抱人类他就会好上很多,不过这种潮湿的疑难杂症一天比一天更严重了。马卡钦在散步的时候问过它的朋友,住在他们楼下两层的一只通体雪白的萨摩耶。它养的人类跟自己养的人类一样都是灰白的毛发,只是它的人类走起来更慢一点,脾气也坏一点。以前萨摩耶养了两只人类,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只剩下一个了。“说不定是迷路了,可是怎么就从此找不回家了呢?”萨摩耶说:“我家的人类的潮湿病就是那会儿得上的。”可是怎么能治好呢?马卡钦那时候问它。尖嘴的白犬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有些忧愁:“治不好咯,有时候还特别严重。尤其是人类看到走丢的人类以前爱玩的玩具的时候。”马卡钦知道这事情之后好几顿饭都没吃好,它担心它的人类就这么重病下去再也好不了。不过值得欣喜的是自从他们家又多了一个人类之后这病就痊愈了。现在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马卡钦觉得自己从今以后得负起责任来看着黑发的这个人类,可不能让他迷路了找不回家。


不过现在,是继续玩游戏的时间。自己第一个人类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头顶的地方有点痒痒的这么一来海真舒服。马卡钦很满意他的回应,“お手。”然后它看见白色的人类又伸出了他的前爪,今天他似乎很热衷这个游戏。迅速地跟人类碰爪的马卡钦想它现在可以跟人类多玩一会儿。如果黑色的人类还是那么累,那再玩一下下它就带他去它的好位置晒太阳,它一定会好好看着他不会让他走丢的。


 


“唔,马卡钦你可真是太聪明了。”维克多看着面前完美配合他的老朋友不禁感叹道:“你现在连日语都听得懂了,对不对?”


马卡钦毛茸茸的爪子印在自己掌心里,听到他的嘟囔之后,这只粘人的大犬就踩着他的手掌朝他扑了过去,两爪搭在他膝盖上以下肢站立,摇晃着尾巴像是在讨要奖励。马卡钦注意到了而维克多没有看见坐在旁边拿着俄文讲义的人正用余光偷瞄他们。大概全世界开小差的学生心虚起来都是这个样子,一边催眠着自己现在正要好好看书,一边又全然无法控制早就走神到另一个世界。


“好啦好啦,你这聪明绝顶的小家伙。”维克多挠了挠贵宾犬耳朵后面的部分,棕色的大犬舒服地吐着舌头闭上了眼睛。“一会儿我要出门,你和勇利好好看家好吗。”维克多悄悄跟马卡钦说,声音低沉且含混不清,是而身边黑头发的人竖起耳朵来也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维克多昨天跟雅科夫约定说下午和晚餐的时间过去拜访,虽然实际上是莉莉娅敲定的时间,毕竟要去叨扰的是她家。在世锦赛结束之前她仍要求尤里同她住在一块受训,雅科夫是顺带的。拿她的话说就是:尤里·普利塞提,既然要我给你做编舞和指导就必须把你的节目完成度提到我满意的程度为止。看看你俄锦赛的表现就该知道你离成为首席还有多么遥远。你那教练也是一样的不成器,你们俩都给我在我家好好磨炼到我满意为止。


雅科夫给莉莉娅通过电话之后,维克多得到了借用厨房的许可,前提是弄出的成品令她感到满意。转述完之后维克多的老教练就拿一种意味深长的、有些惋惜又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终究是没多说什么。


但不管怎么说,维克多今天是打定主意要跟面粉黄油和巧克力斗争上一整个下午了。没有什么为可能发生的失败的担忧,不可以有什么其他出事故的可能,成功是维克多唯一需要的结果。他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觉得差不多该出发去准备食材和登门拜访时的礼物了。


维克多之前跟勇利说过休息日的今天下午他会出门,他没说去哪儿,勇利也没问。这令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些,说不上是什么,就有些憋屈和不舒服。一方面他为不用说更多可笑蹩脚的谎言感到庆幸,另一方面他又非常矛盾地希望勇利会想问问,会想要掌握他的行踪——即使每个人的行动自由和个人隐私还是需要保障,但至少勇利问了的话自己会知道他的确在意。


可他真的应该问一问的,维克多突然有些低沉,他比较成熟理智的一部分令他知道这种自我矛盾的想法无异于小孩子的无理取闹。他为这种幼稚的想法感到有些脸红,但同时他比较感性任性的一部分又朝他大吵大叫,说:得了吧勇利他根本不关心你去哪了去干什么,这让他心情变得不明快甚至有些酸涩。


他的老伙计似乎察觉到了他这种变化,通人性的大犬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背,维克多很快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他最后揉了揉马卡钦的脑袋,算是感谢老朋友对他的体贴。“我会很成功的对吗。”维克多问,他的贵宾犬吠了一声做肯定的回应。


维克多稍微在脑内梳理了一下他之后计划的行程。他昨晚已经查过,自己的公寓离莉莉娅那边不到半个小时车程。他还需要绕一点路去花店和卖烘焙用品的地方,这就是又半个钟头。维克多意识确实该出发了,毕竟去人家拜访不能迟到,为此他昨天特意把车钥匙找出来放到了显眼的地方。


其实他这次回来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怎么用车。一来是因为训练场离家并不太远,二是开车五分钟就能到的地方可以选择两个人走路并肩二十分钟。


维克多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在勇利那端沙发旁的矮柜上瞧见了钥匙。马卡钦的前爪还压在他腿上,他发现自己并不能很快起身去拿钥匙,于是他尝试性地开口道:“勇利…”能不能帮我拿一下钥匙。维克多话还没说完,他刚刚冲勇利的方向张开了手掌。


接着不假思索地,貌似在看书的黑发青年听见维克多喊了自己名字之后,无意识地、又非常自觉地,一只虚握的拳头落上了维克多掌心。


“……”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表情呆愣。大概有那么几秒他们维持着这样的动作,直到马卡钦也加入,把爪子搭到了勇利的手背上。


维克多歪着头,他没注意到自己是什么时候笑起来的,看着仍强装自己在看书的青年完全控制不住嘴角上扬。他坏心眼地想用手指包裹住落在手心里的拳头,却被飞速地躲掉了。


勇利以一种相当惊人的速度收回了自己的手,啪地一下合上了手中的书本——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自然,末了还推了推眼镜。他比蹦跳还猛的站了起来,眼镜非常戏剧性地反着光看不清他的表情。勇利无视掉维克多冲他眨眼的动作,一脸严肃地绕到沙发后面,接着蹲下、把脸埋到书本里、用手捂住自己变得通红的耳朵,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维克多捂着嘴憋了好一会儿才忍住不笑出声,他趴到沙发椅背上去寻勇利,像一只大型犬一样手搭在沙发上头只露了个脑袋去看人:“汪?”他学着马卡钦喊了一声算是回应勇利之前的动作,然后得意地看见已经把自己团成一团的青年把自己缩得更紧,更是发出了悲鸣一般的呻吟:“你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什么都没干啊啊啊啊啊……”


 


马卡钦非常机智地从沙发上跳了下去,拿鼻子顶着勇利的膝盖,这令青年无法保持平衡,靠着沙发背就滑躺到了地板上。马卡钦并没有想到会这样,它被滑倒的人类吓到了往后小跳了一步,又马上回去检查他的样子。它现在非常担心这个黑色的人类,他大概真的是很累,要不然怎么一直趴在凉凉的地板上不起来呢?


它又跑回去看它养大的那个人类,喔,他也很怪,整个人蜷成一团还捂着脸颤抖着。为什么会抖,他这是冷了吗?那他可真该跟黑色的人类在一起,小只一些的人类现在摸上去可热啦。



全程專注看勇利……啊嘶眼睛痛。

叶貅:

#维勇# 他和他(官方糖合集)没有什么比永不完结的故事更精彩。
勇利
【他总是能令我吃惊,从第一次看到他滑冰时起,就一直惊喜不断。

一直以来都太崇拜他了,之前也都没有好好说上过一句话,我是因为太高兴了才会这样心跳紧张的啊。

我想和维克托一起吃炸猪排盖饭,从今往后我想赢很多比赛。

主题是,关于我的爱。维克托能陪我多久,这个身体能坚持多久,我都不知道,所以神啊,只是现在也好,把维克托的时间都交给我吧。

我作为的主题是爱,之前的滑冰生涯,我都是靠很多人的帮助一路走了过来,但关于爱却一次都没有仔细考虑过,明明处在一个很受优待的环境却没好好利用,一直都抱着孤军奋战的心态,但是,维克托教练出现以后,我所看到的光景就完全变了,我的爱并不是那种浅显易懂的爱意或者恋爱,而是和维克托之间的羁绊,和对家人,家乡那份难以言喻的感情,我终于开始发觉自己周围如同爱一般的存在了,第一次想要主动紧紧维系之人,就是维克托,这种感情并没有既定的名字,在此我斗胆称这种感情为爱,知晓了爱而变强了的我。

直到引退为止,我就把自己拜托给你了。

一直以来谢谢你,我也想不到比这个更适合的东西了。

我的人生,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以维克托为目标的,维克托,谢谢你能带我到这里。

你发现了吗,维克托。我不想结束啊,维克托,我想一直和你一起继续滑冰,但是如果一直做我的教练的话,就如同在逐渐抹杀作为竞技者的维克托一样。

维克托,再和我一起继续一年竞技生活吧,金牌,我一定会拿到的。】

维克托
【勇利,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教练了,而我会让你在大奖赛总决赛上,夺冠的哦。
那就是恋人了啊,这个要努力一下。

好像求婚呢。

要是勇利能一直不引退就好了。

勇利所一直保有的“Life”和“Love”。告诉了我一个从前从未接触过的新鲜的世界。

这个是订婚戒指,等拿到了金牌才是结婚呢。

好想亲吻一下金牌啊。

边继续当教练边打算回归竞技,能不能回到像以前那样,我也很不安哦,若是不让你拿个世界锦标赛五连霸,岂不是太不合算了。

勇利。】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2977398094/EzMPFpRvH?ref=home&rid=0_0_1_2669676964541637775&type=comment#_rnd1489492960522